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es6-飞天大侠(武侠故事)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83 次

文、江波

天上乌云翻滚,地上尸横遍野。一场惨烈的搏杀后,“飞旗军”全军覆没。

“飞旗军”总舵主飞天大侠屠云龙,极力死战,身受重创,在属下香坛主的拼命保护之下,冲出重围潜入了深山老林。

重兵围堵居然还让匪首跑了,清军统领总兵木尔滚大为恼怒,假如朝廷见怪下来,如何是好?所以,他亲安闲军中选择了四员武功一流的猛将,下了死指令:“你们四人要不惜全部代价追拿匪首屠云龙,不除去他不要回来见我。”四将齐声道:“喳!”

屠云龙在密林里走了五天五夜,来到一个村寨里,晕倒在一间屋子门口。屋里ido住着七十岁的哈瓦老爹和他八岁的孙子小艾佳。哈瓦老爹的老伴、儿子、儿媳都参加了反清复明的“红花会”,后来都被清军杀害了。爷孙俩被逼从城里逃回了深山密林的老家。哈瓦老爹及时地救治了屠云龙,从此屠云龙视白叟与小艾佳为亲人,在这个人烟稀疏的村寨里隐居下来。

白日屠云龙打猎耕耘,夜晚带领小艾佳练功。

那天,屠云龙打猎归来,刚推开院门就感到了反常,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一只飞镖力道微弱地迎面飞来,危如累卵之际屠云龙直挺挺地向后倒下,飞镖贴着他的身体上方“嗖”地飞过,“咣”的一声,打在院门上。紧接着,又一只飞镖直奔倒在地上的屠云龙。屠云龙听声辨位身体往上一耸,跃起一丈多高躲过飞镖。孰料,待到屠云龙身子跃到高处,嗖!又有一支飞镖急速向屠云龙飞来。这一下阴恶万分,人在空中无处躲藏难以借力,目睹飞镖就要击中自己,忽地,屠云龙顺着飞镖飞来的方向急速地旋转,宛如陀螺在空中飘动,然后,“啪”的一声,像个折断了翅膀的大鸟摔在地上不动了。

“哈哈哈!”一个精壮的汉子牛气烘烘地从屋里大模大样地走了出来,“没有人能躲过我的三只飞……”一句话未说完,躺在地上的屠云龙手腕一抖,一只飞镖疾射而出,击中精壮汉子的咽喉,那汉子吭都没吭一声,只翻了下眼皮,便倒下了。屠云龙一个鲤鱼打挺站在了宅院中心,随即抽出腰间的飞天宝剑。

对面站着三个人,为首的是一个黄脸汉子,一身猎人装扮,手握三股钢叉;别的两个是黑脸大汉,一个粗大健壮,一个细高。他们尽管个个手握武器摆出随时都要拼杀的姿势,但难以粉饰脸上的惊惶之色。屠云龙大声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暗算我?”黄脸汉子道:“咱们奉总兵大人之命,前来缉捕你,知趣的话就擒乖乖地跟咱们走。”屠云龙冷冷哂道:“就凭你们?”“大侠请看。”黄脸汉子用手一指,一个黑脸汉子从屋里牵出来五花大绑的两个人,一个是哈瓦老爹,另一个是小艾佳。

屠云龙吃了一惊,心中暗忖:“面临眼前这三个人,我不至于落败,但要短促间制胜,却没有非常掌握。一旦动起手来,哈瓦老爹和小艾佳随时都有生命之忧,这如何是好?”心念至此,屠云龙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,现在如要着手厮杀,他却没有这个勇气了。黄脸汉子大声喝道:“我数五个数,你假如不放下手中的剑,这个小孩的人头就要落地。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遽然,哈瓦老爹趁其不备猛地挣脱了绳子,一头向黄脸汉子撞去。那黄脸汉子正当心提防着屠云龙,猛听死后有风声袭来,他倏地回身飞起一脚,将哈瓦老爹踢到院墙上。风驰电掣间,屠云龙纵身一跃手起一剑,刺穿了黄脸汉子的咽喉,其踢出去的脚还没有收回来,便倒了下去。那两个黑脸的汉子刚要有所反响,一个已被刺中倒地,剩余的那个回身翻过墙头要溜,屠云龙如离弦之箭飞向前去,一剑成果了他。屠云龙赶忙去看躺在地上的哈瓦老爹,老爹的脸色瞬间变得暗淡,他艰难地竭尽最终的力气,吐出两个字来:“小……艾……”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屠云龙泪如雨下,半年多来,他与老爹亲如父子,此时此时,他再也忍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……

此地不能久留,安葬了哈瓦老爹,屠云龙带着弟子小艾佳,在深山密林中饱经含辛茹苦找到了一个藏身、练功的好当地——黑峰山顶。黑峰山山高林密,山顶上有一处当地树木稀疏,还有一个天然的窟窿。

从此,他们在这里创建了练功基地。

屠云龙本是常州城里大户人家的子弟,归于武当派的俗家弟子,功夫已达上乘。一次他在练轻功时,遽然身轻似燕瞬间翱翔数丈,这种感觉美好无比。所以,他既不想成家也无心立业,整天像着了魔一般只想练翱翔的功夫。他二十四岁那一年,拜别了家中的爸爸妈妈兄长,带领两员家丁,来到一清静的山岭练功,从最初翱翔数丈,十余丈,直至二十余丈。他欣喜若狂,趾高气扬,将这种功夫命名为“飞天神功”,决计向着更远的方针尽力。

那天,遽然一个浑身是伤的老家丁,骑着快马跑来报信。“二少爷!清军攻进了常州城,城里军民大众死伤多半,老爷夫人全家老小,都……都……遇难了。”屠云龙闻听凶讯悲愤填膺,当下拔出宝剑对天盟誓:“我屠云龙与清妖势不两立。”

两年后屠云龙凭仗“飞天神功”创建了“飞旗军”,自任总舵主,江湖上人称“飞天大侠”,属下有数千之众,打起了反清复明的大旗,与清军进行了五年勇敢反常的奋斗。

层峦叠嶂,苍茫林海。屠云龙常常站在黑峰山山顶,思念亲人,思念将士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八年后,屠云龙将“飞天神功”练到了新的地步,能飞五十余丈,如燕子掠水似雄鹰展翅。在此基础上,屠云龙又首创了一套“飞天剑法”。此剑法运起功来满天都是剑影,于千军万马之中专取敌人首级,端的是惊天地泣鬼神。

那天,屠云龙在集市上偶遇当年的香es6-飞天大侠(武侠故事)坛主,后来又找到了两个打散的“飞旗军”亲兵。从此,他们就聚在黑锋山顶,练功,协商反清复明的大计。

康熙三年秋,某日午后,几个人通过反复研究,制订出一个惊天的方案,八月十五中秋之夜,趁着皇亲贵族赏月之机,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京城,刺杀康熙。

四十二岁的屠云龙面色严峻,朗声道:“康熙一死全国必定大乱,趁乱发难,大事可成。”“杀掉康熙!为遇难的将士们报仇!”我们群情激动,热血沸腾。

刺杀康熙的举动以屠云龙为主,香坛主合作,两个亲兵私自帮忙,小艾佳留守基地。

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全部都在私自紧锣密鼓地进行着。

静夜孤灯,酒店早已打烊。咕嘟!咕嘟!咕嘟!香坛主连喝了三大碗烈酒,头就沉了下来,刺杀康熙非同寻常,如果失手,后果不堪设想,自己要随时预备以命相搏。

此时,他心中放心不下的是柳娘。他与柳娘成婚六年,虽无子嗣,但柳娘毕竟是他在世上仅有的亲人。他劝柳娘赶忙拾掇细致柔软预备搬迁。柳娘不愿。再劝,仍是不愿。香坛主急了,“咕嘟”又一碗烈酒一饮而尽,沉声道:“我要去杀康熙,你……你……”酒劲上涌头一歪昏睡曩昔。柳娘闻听此言,大吃一惊,花容失容。

柳娘芳年三十三岁,颇有几分姿色。与香坛主开了一家酒店,日子却也兴旺。香坛主自从遇上了总舵主后,整天忙于练功,预备反清复明之事,长时间待在黑峰山基地不回家。那柳娘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,独守空房耐不住孤寂,便与常来喝酒的县衙里的师爷好上了。

柳娘忙将此事通知了师爷,师爷激灵灵打了一个暗斗,随即哈哈大笑,道:“我升官发财的时机到了!”

康es6-飞天大侠(武侠故事)熙闻讯龙颜盛怒,下旨完全查清此事,“务必将乱匪余孽一扫而光。”他亲身派了六位大内高手乔装改扮充任密探,对香坛主进行全方位的监督盯梢。

不幸香坛主毫不知情,沉浸在行将举动的兴奋中,让清军的密探一路盯梢找到了“飞天神功”的练功基地。随后,清廷派出重兵围住了黑峰山山顶。

六位清廷的大内高手,在通往黑峰山顶的路途中,埋伏了香坛主和那两个亲兵。两边展开了殊死的奋斗,最终悉数倒下无一生还。

此时黑峰山顶上,凄风苦雨,激战惨烈反常。

“飞天大侠”屠云龙,面似铸铁,目光如炬,如天神般耸峙在山顶上。腰里悬挂着那把闻名的飞天宝剑,怀里抱着最心爱的徒儿小艾佳,血顺着小艾佳耷拉着的头,“嘀嗒嘀嗒”地往下淌……

他的脚下,杂乱无章倒卧着很多清军的无头尸身,这些尸身的头,有的挂在了树枝上,有的滚到了草丛中,还有的跑到了岩石上……面目狰狞恐惧。

此情此景,让冲在前面的清军一个个心有余悸。此时,他们依仗着人多势众,围住了山顶。放眼望去,清军鳞次栉比望不到头。山顶的后边是莫测高深的万丈深渊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一块巨石从山顶上滚落,如同为大战敲响了战鼓。

清军统帅木尔滚提督举起了令旗,清军一步步地向屠云龙迫临。

屠云龙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小艾佳,为其擦干脸上的血迹,整理好衣裳。全部是那样有条有理,竟视眼前的清军如无物。

近了,清军已逼到了跟前。

倏地,四员清军骁将,手执刀枪锤戟冲了过来。没有呼吁,四种兵刃疾奔屠云龙。屠云龙一个陀螺回身,宝剑美丽地划了一个圆弧,一道金光闪过,四员骁将的头就咕噜噜滚了下去。身躯如木桩般地倒在了地上。

屠云龙稳稳地立在原处,面上无任何表情,宝剑握在手中,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后边的木尔滚及其手下兵将,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,全部就结束了。四员骁将的尸身躺在地上,脖颈处在冒着血,他们的头亦石沉大海。

刹那间,战场上呈现了时间短的幽静。

好一会儿木尔滚刚才惊魂稍定,令旗复又举起。

六员清军头目“嗷”的一声猛扑上去,围住屠云龙,六种兵刃带着“嗖嗖”的劲风,向屠云龙的上中下三路袭来。在这风驰电掣的瞬间,屠云龙一个飞天大移动,忽地没了踪迹。对手遽然不见了,六员头目想要煞住力道已来不及,“咣当”“当啷”声响彻云霄,火光四溅,兵刃碰击,虎口震裂,几员头目依然没有止住力道,“扑通”一声撞在了一同。还没等反响过来,“嚓嚓嚓……”六颗头颅已搬了家。

见此情形,前面有几个清兵,吓破了胆,忍不住向后边退去,部队中起了一阵骚乱。

这些兵将大都是身经百战,通过了巨细很多次的战役,什么样的局面没见过?但是,像这种杀法,却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他们乃至觉得这不是在交兵,而是在做梦。

屠云龙稳稳地立在原处,手按剑柄目光如电,洁白的战袍,溅上了点点的血色,乍一看,像是缀上了朵朵的鲜花。

木尔滚的脸已涨得通红,凸眼似要喷出火来,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。自打出道以来,他还从未遇见过这么微弱的对手。只怪当年围歼这伙强盗时,让匪首漏网了。现在匪首的“飞天神功”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,太可怕了!木尔滚的心中震颤不已:今日我要不惜全部代价除去这个匪首。他从头审视了战场,山顶上方丈之地,人少了上去不是对手,人多了上去发挥不开。

“陈述大人,铜头铁甲人预备结束。”一员副将急速前来禀告。“哈哈哈……”木尔滚发出了奸笑声,凸眼里显出阴恶的光来。

他再次举起了手中的令旗。

八个铜头铁甲人呈现在阵前,这是从清军中选择出的八名魁伟彪悍的勇士。他们顶盔戴甲全身披挂刀枪不入,只露着黑洞洞的两只眼睛,每人手握一丈二尺长的钩连枪。枪头上的倒戗钩锃明瓦亮尖利无比,只需钩住人,越拽钩越深,越拽钩得越紧,武功再高也难逃脱。

战场的局势瞬息万变。屠云龙处在了非常阴恶的地步,他平生仍是第一次面临这些刀枪不入的铜头铁甲人。那钩连枪也非同寻es6-飞天大侠(武侠故事)常,一旦被它钩住,轻则钩去一块肉,重则丢臂膀去腿性命难保。

屠云龙的心中荡起一阵波涛,想起自己从六岁开端,用童子之身整整练了数十年的武功,“飞天神功”全国无双,功力已达特殊的地步。手中宝剑亦非寻常之物,它用纯乌金铸造,三年前,又采用了深山老林的七种稀有药材,浸泡了七七四十九日,端的是削铁如泥……想罢,心中一股豪气直冲牛斗,他暗暗运功储势。

铜头铁甲人如同机器人相同,一步一步地向屠云龙迫临,八把钩连枪如毒蛇般围绕着他上下飘动。屠云龙左躲右闪摇摇晃晃,遽然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倏地,八把钩连枪齐刷刷地向他钩去。

危如累卵间,屠云龙一个旱地拔葱,身体平地而起,八把钩连枪扑了个空。他一个鹞子翻身,挥起宝剑,八把钩连枪还没有撤回去,枪头便被砍了去。接下来屠云龙身形一纵,飞快地从八个铜头铁甲人的头上踏过,脚下运用了“飞天神功”,八个铜头铁甲人如同八棵齐根折断的大树,“扑通、扑通”跌倒在地。屠云龙兔起鹘落稳稳地落在地上。

太快了,快得难以想象。

清军的将士们,一个个呆若木鸡,愣在那里,万籁俱寂,如同他们都变成了树,只会静静站立。

木尔滚遭到了沉重的冲击,毛发倒竖,胸中一阵阵疼痛,凸眼里闪烁着无法遏止的怒火。此时此时,即运用千军万马来交换这个人,他也会坚决果断。忽地,他的头脑中冒出一个想法。

箭阵。

箭如飞蝗遮天蔽日,从三个方向射向山顶。遽然,山顶上呈现了一团光环,在半人高的空中急速地旋转。箭在光环前纷繁落地,目睹着地上堆起了一个箭垛子。

箭停了,光环消失了。屠云龙中止了舞剑,稳稳地站在了箭垛上,落日的余晖映在身上,使其显得愈加巨大威武恍如天神。

他轻轻地擦洗一下宝剑将其放入鞘中,然后将心爱的弟子小艾佳紧紧地缚在背上。接着,他整了整衣襟,用鹰隼般的目光环视着满山遍野的清军,忽地一声长啸纵向空中,宛如一只雄鹰飞向万丈深渊。

〔责任编辑 袁小玲〕

选自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16年12期